合隆网  
您当前的位置:合隆网>文化>张大千的黄山缘
 
内容中心
张大千的黄山缘
作者:匿名 浏览:3115 时间:2019-11-11 20:21:18

在中国现代艺术史上,张大千(1899-1983)是继徐悲鸿、齐白石之后又一位著名的中国画大师。在他85年传奇艺术家生涯中,这位来自巴山和蜀河的巫师与黄山建立了生死攸关的关系,这真的很有趣。在他的弟子,台湾著名书法家和画家游三辉去世后,他觉得张大千和黄山是非常感人的文章。

你对黄山的诗歌和绘画了解多少

张大千对黄山最感兴趣的时期是22岁。当时,他从四川内江回到上海,向两位书法大师曾Xi和李瑞卿学习书法技巧。李对大千说:“在黄山看到云,在泰山看到太阳,真是太高兴了。”这句话给了张大千很大的灵感,所以他决定去黄山云,去泰山洗澡,去世界著名的山川。

虽然他去过黄山三次,去过花月两次,爬过峨眉山几次,在青城住了很长时间,在沙滩上行走。然而,他似乎对黄山有更特殊的爱。他爱黄山很久了,记得很久了,经常画它,经常唱歌。从此,黄山在他的精神世界占据了很大的空间,成为他绘画、摄影和诗歌的主题,成为他一生水墨之旅的圣地。

张大千《黄山文淑园》

我们发现,除了张大千的《黄山图册》等专著之外,在他的数以千计的中国画作品中,还有60多种以“黄山”为题的精美绘画和40多种诗歌。至于每种类型的画(歌)有多少,实在无法计数。黄山的天都峰、莲花峰、石辛峰、云门峰、文笔峰、剪刀峰、富北峰、光明顶峰、虞姬北、云古寺、吉曲、竹沙泉、人字瀑布、九龙瀑布、百步梯、梁青台、钱树、后蜀、习墅等景点。被他一首接一首地写成诗,反复吟唱。

黄山有许多故事

虽然张大千先生一生中只去过黄山三次,但这次经历在他的人生记录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记。

我第一次去黄山是在1927年5月,当时张大千29岁。出发地点是上海。他的二哥和著名的老虎画家张善子陪着我。

那时,黄山还没有发展起来,张大千付钱给民工建桥,摸索前进。几个月后,我对黄山的“奇观”惊叹不已,从大自然中汲取灵感,写诗。秋天离开黄山回到上海后,张大千和他的兄弟在整理黄山素描的基础上创作了一批黄山画。然而,黄山对张大千最大的成就是对绘画理论的理解。这就是:“要欣赏山川精神,并不是说即使在那里旅行之后,一个人也必须深入其中,居住其中,日夜滋养它,体验事物,观察事物,并彻底消化它们。所谓生动的画只有在胸前有自己的山和谷后才能画出来。“这一次黄山完全理解并让他受益终生。

第二次去黄山是在1931年9月,当时张大千33岁。他仍然从上海出发,和他的二哥张善子一起去了。不同的是,在同事中,还有他们的学生张绪明、吴紫晶和穆凌飞。我已经在山里住了一个多月了。除了素描和写诗,这次还增加了摄影。摄影诞生了一个激动人心的故事。

张大千和二哥张善子(右)

在去山上的路上,张大千不时用他的照相机拍照。在拍摄云海的壮观景象时,一棵松树挡住了镜头。穆凌飞用手移动松枝。结果,松树树枝弹起,把他吊在半空中。只有通过每个人的共同努力,危险才能避免。当他震惊的时候,张大千脱口而出了两首诗:“我宁愿教他死在断骨山,也不愿再住在这里。”张大千在第二次游览黄山时,拍了数百张照片,背诵了几十首诗,画了几十幅素描,可谓是满载而归。

为了纪念这次黄山之旅,张大千在黄山文殊山上刻下了“云海奇观”的字样。下山后,他赶到惠州胡开文油墨厂,订购了一批徽州油墨作为珍贵的礼物“从云海归来”,分发给亲友、子侄。徽墨上“云海归来”的图案是张大千的《黄山云海图》。地图上的题词是“云海的回归,大量外行人的名字”。这张小纸条描述了第二次去黄山的时间和随行人员的姓名。然而,这次拍摄的“蓬莱仙景”(即黄山云海),后来在比利时世博会上被授予摄影金奖。为了纪念这两次动乱,张大千特地刻了一个“两人登上黄山之巅”的印章,以纪念“献给两次登上黄山的兄弟胡忠池,启迪云松的奇迹,了解六种古老的方法,改变他的风格”

第三次去黄山是在1936年3月,当时张大千38岁。出发地点是南京。“张大千画展”刚刚在南京结束,他就和谢刘彘一起去了。在山脚下,我碰巧遇见了徐悲鸿。他带领CUHK的艺术学生去黄山写生,他们一起去了。第三次黄山之旅的故事集中在一首刻有图画的诗上。这首诗是在1959年5月20日三本书登上黄山时首次刻在旧书《黄山地图》上的:“这三本书都在黄山的山顶上,烟在《谜》中已经暗了多年。风在我生命中吹了两次,灰尘、蜡和苔藓标志着我的梦想。”后来,这首诗在1961年、1977年和1981年三次刻在画上。第三次黄山之旅,张大千的“梦的感觉”确实已经酝酿好了。

黄山巧妙的“广告”

在张大千的黄山之旅中,有一件事触动了我。作为国画大师,他为黄山旅游做了一个艺术广告。

那是1963年秋天,65岁的张大千在巴西圣保罗市自己建造的中国庄园巴德花园(Baede Garden)画画,再次画了一套12张“黄山山水专辑”。人们发现,张大千多次描绘的这套“黄山风景画册”中的“七里龙”和“炎陵海滩”其实不是黄山风景,而是从浙江到塘口沿新安的两个景点。为什么它们会融入黄山景观?

张大千《黄山天都峰图》的一部分

这种安排正是张大千独特的独创性,这在《唐口》的题跋中有充分的解释:“游览黄山的途径很多,一是从钱塘江的新安到唐口,二是从宣城太平经蛟村的翠微寺。二十年前,我去过紫山三次,都是从唐口来的。”原来,张大千通过绘画和写作,巧妙地为他心爱的黄山做了“广告”。他给出了旅行路线,并以书面形式描绘了沿途的风景,这可以说是既有图解又迷人。

事实上,早在1930年,当张大千32岁的时候,他就和张善子、黄洪斌、郎景山等在一起了。发起并组织了旨在发展和建设黄山的“黄会”。他呼吁社会各界通过绘画、摄影、诗歌和文章对黄山进行大规模宣传,但广告品味不如这次强烈。

我想每天都去。

张大千最后一次去黄山是在1936年。从那以后,他过着优雅的生活,周游世界,住在世界各地的家里,向山川送去爱,并伴随着书法和绘画。看着他的生命痕迹,我们发现无论是在沙漠中的敦煌石窟还是在四川青城山的寺庙里;无论是在印度的大吉岭还是巴西的巴德公园;无论是在美国的环碧安还是台湾的莫也静社...时空的变化永远无法改变他对黄山的爱。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它叫做“我想去我记得的每一天”。

张大千在“庐山地图”开幕式上

然而,现实是每天都很难记住。张大千为了谈论他对黄山亲人的看法,采取了几种方法。首先,他尽最大努力画黄山来减轻他思想上的痛苦。画得最多的是一套12张“黄山山水专辑”,每张专辑都是用一支笔一次画不完,涂上一块砖,然后倒进一张画里。第二,印章刻写不见了,印章控制台上的图片也不见了。他最喜欢的印章之一,刻有“说再见容易”和“说再见难”的潜台词,表达了他对黄山的看法。打赌他的黄山照片,似乎对“画饼充饥”有些兴趣。第三,他与来访的朋友高度评价黄山,其中最精彩的是1976年在他的美国公寓与来访的台湾朋友江赵昚的长谈。他说,“黄山的风景从一个地方变到了另一个地方,而且变化很大。”其他名山只有四五个景点可以欣赏。黄山前后有数百英里的环海,每一步都不好走。然而,黄山的风险远非其他地方。一滑,你就死定了!画家与黄山有着许多密切的联系,其中最突出的是建江、石涛和梅曲山。建江得到了黄山的骨头,石涛得到了黄山的神,曲山得到了黄山的变化。这三位画家虽然粗略地计算了一下,但并没有不同意黄山的观点。“每次他和朋友们谈论黄山时,他都很激动,充满激情。他总是画黄山,并在黄山题诗。他的心情很感人。

石涛的黄山

未完成的杰作是黄山

张大千先生于1983年4月2日在台湾省莫也京师逝世。人们发现,在他艺术生涯的最后几年里,黄山是画得最多的。他生命中最后一幅黄山国画是在1983年2月初的“黄山阶梯图100步”上画的。这幅黄山的画是在他去世前一个多月画的。他每划几下,舌下含服一颗速效救心丸,这说明黄山对张大千来说是多么有吸引力。他最后一张黄山的照片是登上阶梯一百步的巧合,也象征着他再次踏上石阶的强烈愿望。

更令人震惊的是,张大千先生未完成的作品仍然是他承诺但最终未能完成的《黄山图》的杰作。事件的目击者是台湾省历史博物馆馆长何浩田,他于1983年3月6日,即张大千去世前27天,在他的莫也静社住所。在拜访何昊天时,曾请求他为历史博物馆画一幅与庐山相媲美的大图,已经病得很重,只能躺在沙发上招待客人的张大千兴奋地说:“如果将来有机会,我会为历史博物馆国家美术馆画一幅与庐山相同大小(36英尺长)的黄山画,作为历史博物馆的补充。”就连张大千也向何昊天详细讲述了这幅黄山地图杰作中的一些具体思想。但是第二天,他昏迷了,他的杰作黄山地图成了他最后的愿望。因此,我们说张大千的黄山是一个生死攸关的关系,这可能是名副其实的。

总编辑:吴斌文本编辑:吴斌

河北11选5 广东11选5 pk10购买 上海11选5开奖结果

© Copyright 2018-2019 laffyoga.com 合隆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