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隆网  
您当前的位置:合隆网>文化>民国怪人:辫子教授辜鸿铭
 
内容中心
民国怪人:辫子教授辜鸿铭
作者:匿名 浏览:1553 时间:2019-11-12 15:04:18

1917年北京大学新文学运动风起云涌,新思潮层出不穷。四月的一天,一位长辫子的教授走上了北京大学的高级讲台。学生们突然大笑起来。我看到这位教授平静地说:"我头上的辫子是看得见的,但你心里的辫子是看不见的。"骄傲的北京大学学生一听,沉默了。戴着瓜皮帽、后脑勺扎着细长辫子的人是Ku·洪明,一位精通西学的共和学者,言行极其保守古怪。

辜鸿铭(1857年7月18日-1928年4月30日)被命名为唐生、子鸿铭和郝立成。1857年出生于东南亚英属马来西亚槟榔屿。他的父亲在槟榔屿为英国商人布朗经营橡胶种植园,他的母亲是欧洲人。布朗收养他为养子,因为他从小就聪明伶俐。1867年,10岁的辜鸿铭和他的养父布朗回到苏格兰接受系统的西方教育。在爱丁堡大学获得文学硕士学位后,他去德国莱比锡大学和其他著名大学学习。他广泛涉猎西方文学和哲学,精通英语、德语、法语、拉丁语、希腊语和其他语言。

完成学业后,辜鸿铭回到中国大陆学习中国文化,并在清末强有力的大臣张之洞幕府工作了20年。清末,辜鸿铭进入仕途,在外交部工作。Ku洪明自称“一生生活在四海”,即“他出生在东南亚,在西方学习,在东方结婚,成为北洋政府的官员”。

1917年,辜鸿铭被北京大学校长蔡元培聘为北京大学教授,教授英语文学和拉丁语。从那以后,这个长辫子的老夫子经常可以在海滩上的红楼校园里若有所思地散步。这一时期,Ku·洪明不仅在国内享有盛名,而且在西方文化界也享有盛名。一些西方人曾经说过他们看不到中国的紫禁城,但是他们看不到Ku洪明。印度圣雄甘地称他为“最杰出的中国人”。

辜鸿铭的语言天赋可以说是现代无与伦比的。林语堂高度评价他的英语造诣,说“他的英语比别人好,他200年来没有见过最好的”。辜鸿铭还精通其他语言,如法语、德语、俄语、日语、拉丁语和希腊语。他以非凡的语言天赋向西方社会介绍了中国传统文化。他的大部分作品都是用英语写的,在作品完成后,它们大多以拉丁语命名。他是第一个将《论语》和《中庸》翻译成英文并在海外相继出版的人。虽然他懂许多语言,但他最重要的是中文。他说世界上有三种最伟大的语言,一种是汉语,另一种是希伯来语,另一种是古希腊语。

辜鸿铭研究中西文化,早年游历了许多西方国家,西方文化对他来说是众所周知的。然而,他以完全否定西方文化和努力捍卫中国传统原则而闻名。他愿意成为儒家文明的信徒。从1901年到1905年,辜鸿铭五次出版了172部《中国笔记》,反复强调东方文明的价值。1915年,《春秋》作为著名的中国精神出版。这是辜鸿铭向西方传播中国传统文化的代表作。这本书有力地阐述了中华民族的精神和中华文明的价值,并主张中国文化可以拯救西方的理论。他以理想主义的热情向世界展示了中国文化是拯救世界的灵丹妙药。同时,他对西方文明进行了尖锐而深刻的批判。辜鸿铭说,美国人广泛而简单,但他们缺乏深度。英语既深奥又简单,但不够宽泛。德国人深奥而广泛,但缺乏简单性。然而,只有中华文明和中华文明具有深刻、广泛和简单的性质。

1916年,《春秋》德文译本出版时,德国出现了“辜鸿铭热”。德国人特别喜欢他,认为只有两个人象征着东方文化,一个是印度的泰戈尔,另一个是中国的辜鸿铭。在德国一些大学的哲学课上,辜鸿铭的作品被作为大学生的必修课。如果学生不理解辜鸿铭,他们就不能参加哲学讨论。丹麦著名文学评论家布兰代斯在其《辜鸿铭论》中称他为“中国现代最重要的作家”。辜鸿铭已经成为国外的一个象征,象征着以儒家思想为代表的中国文化。

出于对中国文化的热爱,辜鸿铭盲目强调复古,甚至迷恋旧的封建文化。他迷恋君主制,是一个坚定的保皇派。他写了一篇文章吹捧慈禧太后,慈禧太后在幕后听政府的话,称赞她“30多年来,盛德中的贡献一直没有得到解释”,“她的美德足以感动人们,她的清晰足以了解人们”。1912年清朝皇帝退位后,回到北京的Ku洪明自称是个老人,扎着辫子反抗世界。即使在北京大学讲课时,他仍然保留着清朝的大辫子,成为民国时期一个独特的文化景观。张勋复辟和辜鸿铭积极参与其中,后来被任命为外交部部长助理。经过12天的失败恢复,辜鸿铭仍然回到北京大学教书。

辜鸿铭以他许多独特的做法而闻名。在他的日常生活中,他带着一个写书的男孩,喜欢女人裹住他们的脚,尤其是中国女孩的脚。他的妻子淑谷是一个小脚女人。他也同意男人应该娶一个妾。不到一年,他就娶了一个日本女人做妾。他为一夫多妻制辩护,将男人比作茶壶,将女人比作茶杯,茶壶可以配备不止一个茶杯。

在北京大学火热的革命氛围中,辜鸿铭每天都穿着标志性的服装,保持着与众不同的个性。他用娴熟的西方语言宣扬古老的东方精神。他反对女子英语课和新文化运动,这在当时的北京大学校园里确实是独一无二的。他给学生们做了一个讲座。首先,他和学生们达成了一个三章的协议。在第一章,当我进来的时候,你应该站起来。课后,只有我先出去,你才能出去。在第二章,当我问你和你问我的时候,我必须站起来。在第三章,我已经指定了你应该记住的书。你们都应该记住它们。如果你不能记住它们,你就不能坐下来。在课堂上,辜鸿铭经常用这个话题来充分发挥和大力宣扬中国传统文化。他把“千字文”和“生命的开始”翻译成英语,并在课堂上教学生读英语中的“千字文”,说是读出来的,但实际上更像是唱歌,语气整齐,嘴里满是台阶,全班齐声合唱,其他听起来很可笑。这种独特的教学方法很受学生欢迎。

辜鸿铭一直以自己的才华和傲慢为荣,眼里没有几个人。他反对新文化,但坚决支持新文化运动的总指挥蔡元培。辜鸿铭告诉班上的学生:“中国只有两个好人,一个是蔡元培先生,另一个是我。”1923年1月,蔡元培辞去北京大学校长职务,因为他对北洋政府的腐败不满。Ku洪明和蔡元培一起前后移动,并立即辞去北京大学的教学职务。此时,民族革命方兴未艾,“旧派”人物正在消亡,至今仍保留着清朝服饰的Ku洪明已经成为过时的人物,受到了时代的嘲弄和奚落。

1928年4月30日,辜鸿铭的生命结束了。在他死前,他的床上仍然放满了儒家经典的笔记。

w88优德 极速飞艇app 网络彩票平台

© Copyright 2018-2019 laffyoga.com 合隆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